蟹子的森檸

防彈萬年死忠粉
all錫大法好
喜歡兄弟友情的氛圍
BG可以

2016蜜fm pt.2 糖錫之老婆請相信我

匿名抱怨环节中,田柾国念完抱怨闵玧其的第一封後,紧接着第二封:“还有我们Suga nim,我记得我在电臺里也提到过这个,到底有什麽那麽困难的,你每次洗完半身浴之後 一一 ”

闵玧其:“啊那个啊~”画面突然切到正在憋笑的郑号锡。

田柾国继续念稿:“从来都不清理那些残留物的理由是什麽?”

闵玧其非常淡定的就像在阐述一件别人的事情:“不久之前我有看到那些残留物 一一 ”

全场憋不住笑出声。

田柾国一脸嫌弃小声的说:“那些残留物…”然後全身表达嫌弃。

闵玧其装淡定的看田柾国说:“你也看到了吧?”

郑号锡红着脸荒唐笑:“看到什麽啊…”

闵玧其还是装淡定:“那个真的,完全大发啊~”看向郑号锡。

郑号锡脸超红的瞪大了眼看闵玧其:“啊…那个像海藻一样的东西…”然後一脸接受不了的转回去。

金南俊见郑号锡反应那麽大,故意问他:“J-hope xi那些残留物是什麽呢?”

全场看好戏,尤其大哥金硕珍。
郑号锡红着脸激动的说:“你说那个奇怪的像海藻一样的东西吗?”

金南俊又大笑。

闵玧其:“从现在开始我会清理那些残留物的。”看向郑号锡。

郑号锡虽然脸还是一样红也看向他说:“一定要清理啊!”

闵玧其一脸真挚的看着郑号锡就像在说老婆请相信我:“反正不是从我身上来的…”

郑号锡看着金南俊:“是的是的。”

闵玧其再笑着对着观众:“不是脏东西啦…说是残留物,绝对不是什麽奇怪的东西…(再次强调)那不是从我身上来的,我就是想说这个。”

“哼呵。”来自笑声很傻的金泰亨。

郑号锡看着金南俊也为闵玧其辩解:“从那个入浴剂里…”

闵玧其一脸认真的看着郑号锡:“从花开始到叶子什麽的…”

郑号锡又激动脸红的看着他的94line好友金南俊说:“什麽都有不知道有多多变呢!完全猜不到呢!”

闵玧其举起一根食指作思考状看着郑号锡解释:“那个好像是树皮来着…”

郑号锡看了闵玧其一眼:“是吗树皮吗?”

金硕珍荒唐笑:“入浴剂怎麽会…”

田柾国像小朋友问老师问题一样的求知脸问:“入浴剂会有树皮的吗?”

闵玧其加上手部动作向大家解释:“闻起来像是松树的味道。”

金南俊听完後转过头去:“真是什麽都用啊…”

闵玧其自我肯定到:“就是那样的东西。”

2016蜜fm上的糖錫南錫

在蜜fm开头讲了一堆该有的开场白和瞎讲的屁话(划掉)之後,我们小漂亮仙子郑号锡突然讲了一句:“其实听说粉丝们都很喜欢蜜fm,Suga哥的功劳很大吧?”。

“喔J-hope有点变了啊。”闵玧其目光往下看着郑号锡的腿说。

“诶?”郑号锡有点懵然的说了一声。

闵玧其略带调侃的语气说:“我们三年前的视频能看一下吗?要说起你以前的坐姿…”

“唉唷~位置好才能好好坐嘛!”郑号锡略激动的边说边挪动他的屁股和腿。

於是全员盯锡美腿。

郑号锡把腿抬起来不知道放哪里,接着对着闵玧其说:“要不你就给我座位啊!”

於是其他六人都笑了,金泰亨尤其很憨的呵呵了两声。

闵玧其眼神充满疼爱与宠溺的看着郑号锡,边用手把郑号锡的腿放下来,边说:“我们要不以两人MC的形式进行吧?”

郑号锡(还在摆弄他的腿)问:“要这样吗?”

闵玧其(还是一脸疼爱加宠溺的看着郑号锡)说:“Sope走起。”

金南俊突然说:“我有想说的话,三周年其实很特别…”

朴智旻:“是什麽?”

金南俊很正经的继续说下去:“我现在,其实我和厚比,是这里最早的练习生,作为防弹少年团。”

闵玧其(Su不满)说:“为什麽不把我算进去啊?我也是啊!”

“哥不是进的晚一点吗?”朴智旻说。

“啊逆呀(不是啦)~说什麽呢~”闵玧其挥动着伸出的双手反驳。

“哥你不是还弄着这个发型一”金泰亨边手在头上比着尖尖的洋葱头边嘲笑他哥。

“都没有一个月的差异,说什麽呢一”闵玧其很坚持的不停辩驳。

金南俊也略激动伸出食指和中指比着二,辩驳道:“其实从这哥开始就是二期了(闵玧其:不是啊~),老觉得自己是一期(激动的用食指比着一)…”

闵・坚持不懈・玧其:“不是啊~是一期~”

大哥金硕珍:“一期人气好高。”其实是郑号锡人气好高。

金南俊不管他的继续说下去:“反正,练习生大概做了三年,现在又出道了三年…”

很快的话题又被闵玧其的随心所欲带回主题上。

基友們的日常

※高中生背景

※制服on

※下課時間

       走廊上學生們笑著鬧著,有個皮膚有點黑卻很乾淨、雖然是單眼皮眼睛卻很大、睫毛很長的高挑男生從教室裡走出來,經過某一班時被一個臉有點長卻很好看的男孩叫住——

“泰亨吶!”

被叫做泰亨的男生轉頭過去看向那個男孩,原本平淡的笑容多了一絲喜悅——

“啊,號錫學長。”

然後露出了可愛的方型嘴笑容,被叫做號錫學長的男生也笑了,笑起來臉頰肉圓圓的,臉不長了還超級萌,他上前把手搭在泰亨肩上,但因為比較矮一些所以手抬的有些高,還很不要臉的硬是要把人家的肩膀壓下來,泰亨被這不舒服的姿勢壓的直不起身子來,只得無奈的看向對方:

“學長,你這樣我不能走路了。”

“你們在幹什麼。”一個黑髮,白白淨淨,眼睛大又水,鼻子很挺的男生站在他們旁邊面無表情的側眼看他們,他身高和金泰亨差不多。

泰亨本來前一秒還沉浸在小幸福裡,現在——“呀,田柾國,有你這樣和學長講話的嗎。”他馬上表情變冷,也側眼看向田柾國。

號錫則略微歡脫的看向來人:“啊,柾國啊!”剛要伸手攬住柾國,就被後頭衝過來的棕橘髮男生搶先一步,攬住了吃柾國的肩。

“…智旻。”被攬住的人略無奈的看向來人,結果對方正好看見一旁的泰亨。

“呦!泰亨吶!”跟泰亨拳碰拳之後,朴智旻很歡脫的對號錫說:“哥~小國是我的啦!”

號錫嘻嘻笑著沒說什麼,倒是泰亨正經著臉講出欠扁的話:“朴智旻,號錫哥也是我的,不准欺負他啦。”

“呀金泰亨!想死啊誰欺負號錫哥了。”朴智旻對著金泰亨揮了下拳頭示威。

“對啊泰亨!說什麼呢!”號錫笑著用手肘頂了下金泰亨的腰。

……什麼嘛,號錫哥本來就是我的啊,鄭號錫你到底知不知道啊。